拯救韩国经济李钟和

  2020-07-11 点击量: 300 点赞108

拯救韩国经济李钟和 2017年5月执政以来,韩国总统文在寅非常努力地确保朝鲜半岛的和平。今年他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会晤三次,并将朝鲜停战协议改为全面和平条约,改善朝韩交流与合作,并致力于半岛“完成无核化”。

但在经济方面,文在寅没有那幺成功。这方面的弱势日益影响到他领导地位。


韩国经济陷入困难是因为它严重依赖出口,因此容易受到主要外部市场风险升高的影响——特别是采取了保护主义政策的美国和增长不断减速的中国。

目前,主要出口行业——包括造船、钢铁、汽车甚至手机——都在迅速失去相对中国制造商的竞争力。

国内行业也因为生产率增长萎靡、劳动力市场效率低下,以及财阀(家族企业集团)和小企业之间的分歧而受到影响。

但是,文在寅并没尽力解决这些影响到韩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而是专注于再分配。

他的主要经济政策“收入驱动的增长”旨在通过提高最低工资——2018年提高16.4%,2019年提高10.9%——让低收入家庭获得更多钱,从而提振国内消费。


但工资的大幅提高大大伤及了中小企业和个体户。

尽管政府提供补贴,贷款也很便宜,但经济衰退背景下的劳动力成本飙升还是令人不堪重负,这些公司被迫削减人工。

中小企业雇用了 88%的私人部门工人,而超过25%的韩国工人为自由职业,因此,韩国经济在今年第三季只增加了1万7000个新就业岗位并不令人奇怪。

失业率走高

2017年第三季,韩国经济增加27万9000个工作岗位。

制造业和传统服务业(如批发和零售贸易、旅馆和食品服务)就业持续下降。

失业率,尤其是年轻人失业率,有所提高。

同时,文在寅的支持率有所下降,从6月79%降至现在的58%。

文在寅政府还急于增加社会福利支出。政府提出2019年预算要比今年增加9.7%,福利项目耗资最多(34%)。

韩国确实需要加强弱势群体的社会安全网,增加育儿和教育投资。

但在(比如)公共部门岗位上增加支出只能带来暂时的收益。

从长期看,这类支出将削弱工作激励,阻碍公司投资,现在已经出现下降趋势。

拯救韩国经济李钟和

金援朝鲜加重负担

此外,尽管目前韩国能够负担公共支出的增加,但提高支出而不关注资源配置终究会破坏财政可持续性。

毕竟,韩国需要增加许多新的重大支出,如人口老龄化导致的医疗和退休金成本的上升。

支持朝韩经济合作的计划也将带来大量成本。

文在寅同意在朝鲜和韩国之间构建交通和能源联系,并为朝鲜经济发展提供金融援助。

如果其他发达国家和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不提供大量援助的话,就必须由韩国政府为此买单。

当然,私人部门可以也应该包括进来。

但财阀领导人在9月与文在寅一同访问平壤时已经明确表示他们不想参与其中,因为这笔对外投资得不到法律和制度保障。

据说美国驻首尔大使馆警告这些大集团不要违反国际对朝制裁。

据文在寅的说法,代价是值得承担的,因为朝韩经济合作能够刺激经济增长,朝鲜将成为韩国企业的新市场。

但要实现这一点,朝鲜必须将其自然资源和廉价劳动力与韩国的资金和技术结合起来以保证强劲的增长。

经济改革的过程将非常艰难,韩国可能很多年都无法从对朝合作中获得经济收益。

绥靖政策被批评

文在寅也试图实现另一个经济目标:“创新增长”。

但目前尚未取得重大进展,主要原因是企业监管过度和劳动力市场效率低下。

韩国效率较高的小企业相对长期主宰韩国经济的企业集团,仍存在巨大的竞争劣势。

韩国需要的是改善服务业生产率、强化中小企业和提高劳动力市场效率的政策。惟其如此,文在寅才有望提振经济增长潜力,创造体面的工作岗位,巩固经济基本面,提高对外部下行风险的抵抗力。

文在寅将大部分鸡蛋都放在了叫做朝鲜的篮子里。但实现朝鲜半岛持续和平绝非易事。

民调表明,大部分韩国人仍对去核化持怀疑态度。

文在寅对朝鲜的绥靖态度也受到国民大会反对党的无情批评,也造成了其与美国政府间的紧张。

无论如何,韩国人目前更关注自身的经济问题而非朝鲜的情况。

解决这些经济问题——从而确保朝韩合作能够得到持续支持——需要就结构性问题拿出更加务实的方案,而不是更多的再分配政策。

李钟和

高丽大学经济学教授

亚洲研究院主任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相关推荐

精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