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阅读】求职天眼通的陨落:谈网路评论与言语的公信力是否存在?

  2020-06-12 点击量: 237 点赞252

【冷阅读】求职天眼通的陨落:谈网路评论与言语的公信力是否存在?

「求职天眼通」公司正式宣布收摊,这个曾被认为台湾求职明灯、许多网路乡民推爆、甚至翟本乔慧眼称讚(甚至实际支持过)的服务,就这样黯然準备走入历史轨迹。

台湾相关求职服务一直都被认为偏袒资方,因为这些求职服务必须向资方收费,导致找工作的人无法在求职服务找到劳方对资方的评价──就跟媒体收了厂商的钱,就不太能批评厂商一样。

但认为这是台湾特有的状况,可能对台湾的求职服务不太公平。

事实上美国的 Jobster、Monster.com 等较知名的求职网站,基本上也不让劳方直接在下面留针对公司的评论,当然我们也可以说这是一种资本主义的毒害,因为这些公司都是求职网的金主,他们当然会偏袒公司,好让更多公司付求职服务费来刊登求职广告。

这些话可以说对,也可以说不对。

当然身为一个求职服务,如果我的主要客户来自企业端,当然不想得罪企业端,但这就代表我不在乎求职者的权益吗?这也不见得,毕竟求职服务如果真的「完全偏向资方」、「变成资方打手」,长期来看这个服务也会有危机,一旦失去劳方的支持,求职服务也不会有资方想刊登。

所以最聪明的做法是两方都不得罪,让他们贴出想要的资讯与服务,其他事情就看劳资双方如何洽谈,平台并不经手。毕竟我两方都不能得罪,所以最好的做法就是让双方自己来,我需要做的就是提供平台即可。

如果让问题回归劳资双方本身,我们还要把这些求职服务冠上「资方打手」之名吗?顶多只能说他们逃避某些社会责任,但说到「资方打手」或许有点过于沉重了。

为什幺不愿意在平台提供劳方的意见管道?

会看亚马逊书评、IMDB、烂番茄等知名电影、书籍评论网站的人可能都有一个经验,那就是发现网站对电影、书籍的整体分数评价与自己看过后的内心评价有极大差距,为什幺会这样?或许可用爱因斯坦说过的一句话来解释:「常识就是人到 18 岁为止累积的各种偏见。」

每个人的成长环境、历程、接触的事物都有一定差距,加上各类天生的感受也有不同,让每个人对不同事物有不同理解,言语可说是最具「偏见」的表达方式之一。以《人类大历史》一书作者说法来看,人类最早诞生语言的目的就是为了八卦,而不是什幺为了传承历史文化的远大目的(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去翻阅,笔者在此不赘述内容)。

举例来说,当我在偏绿或偏蓝媒体的粉丝团新闻说「我觉得蔡英文是个好总统」,就会造成极大的落差,光蔡英文是否是个好总统,每个人看到的跟感受就极为不同,更不用说接收不同资讯的人,对这句话自然也会有不同的极端反应。

所以,劳方希望求职网站加入言语评论的目的是什幺?是获得更正确的资讯吗?那你绝对没办法从他人的感受性言语获得最正确的资讯。例如「我觉得主管的面试态度很散漫」这句话,包含的情况可能就包罗万象:例如这个主管可能考倒了面试者,面试者感觉很不爽;也可能主管发现面试者的状况并不适合这个职务,但也不敢明说,就草草带过;也搞不好这个主管只是眼睛很小,看起来一副很想睡的样子,让人觉得很散漫。

言语是种感受,不见得代表真实

以目前的科技而言,我们无法回到过去,看看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甚至你亲眼看到了可能都有不同解读),但大部分言语评论都是主观意见,基本上在没有绝对客观的状况下,随意开放评论对劳资双方都是种伤害:资方可能会因名誉受损而无法找到好员工、其他相信负面评论的劳方可能也因此放弃一个很适合他的工作机会。

对求职天眼通而言,是个想要保障劳方发声权益的平台服务,但他们其实忽略了言语是最不公正客观的交流工具,即使以文字服务为主的 WikiPedia 用极大心力维持网站内容,都还是受到各种质疑,就可以知道文字与语言内容在这样的服务上,是需要花费极大心力而又无法準确有效的方式。

且匿名极容易让此类服务有过多恶意与不当言语,或被行销公司渗透製作假名声的疑虑。

针对这类评论型服务的创业者而言,其实 PTT 的 ZMittermeyer 提供了相当好的建议与分析,建议各位新报的读者可以抽时间看看。但笔者会建议使用「分数型」评论方式远比使用「语言」评论还好,当数据累积越多、偏差越小是数据的特性,这点是文字评论累积再多,以现今的水準与演算法都很难以数据化。

最后,下个简单的结论吧

求职天眼通是个极有热心投注其中的网路服务,但这样的服务偏向劳方时,就必须像 Linkedin 那样针对求职者或劳方的收费机制,无论广告或便宜的收费累积用户都好;但当你偏向资方付费时,就不要想有公司会付钱给一个用户骂他们的地方──除非他们付的是遮口费。

对了,自我揭露一下,本篇文章并非人力银行广编文,笔者为科技新报特约作者。就算这样讲清楚了,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在下面留「科技新报烂网站收人力银行广编」之类的话。

相关推荐

精彩文章